May the father of TK guide us

R6S/ME/DA/Dark Souls/解谜游戏/FGO/霹雳布袋戏
25

Dust to Dust

我爆炸哭泣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El!ot's Dark Shrine:

Gen级,全员,无剧情纯对话,毒鸡汤,ooc。
发生在离开伊杜后的返程中,对原作发展少许改动。

-

舱内的气氛简直尴尬得让人难以呼吸——就是刚刚发生过一场要命的争吵后的那种气氛。过了好一阵子,卡西安抹了把脸,呼出一口气,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他本想尽量轻手轻脚地走到琴的身边,可起身的动静就已经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K-2SO以一个极为夸张的动作,从驾驶位上转过身来,理直气壮地盯着他瞧,又不说话。

卡西安瞪了他一眼:“做你自己的事!”

K-2SO歪了下头,转回去;于是就只剩两双眼睛还看着他了,还有侧耳倾听的奇鲁。琴不肯看他。

“嘿。”卡西安压低声音,轻轻推了一下她的肩膀,努力无视其他人的关注,“你想聊点别的吗?”

“我们之间有什么可聊的?”琴的口气硬邦邦的。

“哼……我不知道。”卡西安耸耸肩,“你可以讲讲盖伦·厄索……你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人。”

琴猛地抬头,眼神里有什么东西亮得灼人。卡西安有一瞬间的慌乱,意识到自己又惹恼了这姑娘。他连忙解释道:“我从没了解过他,同盟里没人了解。无论他是什么样的人,我都没机会认识了……要是没有人再提起过他,他的人生就算是彻底结束了。”

琴的神情柔和了一点,视线焦点似乎不再汇在面前的男人脸上。“我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说……他只是个很普通的父亲,就像所有人的爸爸一样。”她有些茫然地说。

“我没有对我爸爸的印象了。”卡西安说。

琴愣了一下,而卡西安也后悔起这样轻率的答话。

K-2SO的声音传了过来:“我发现你们俩说了伤人的话之后,都没有道歉的习惯。一般人这种时候都会道歉的。”奇鲁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卡西安用余光看到。

“劳驾闭上你的嘴!”义军上尉叫道,接着重新低头看着琴。

“对不起。”

“抱歉。”

他们俩同时说道;然后又是一阵无言。

最后还是琴先开了口:“我小的时候住在科洛桑,在那上看不到爸爸的故乡。他出生在一个很偏僻的农业星球上。他告诉我,是宇宙中的尘埃挡住了星球表面的光,距离越远,光越黯淡,直到看不见。小时候我根本无法理解,灰尘怎么可能挡住行星?然后爸爸就说,这世上的事,不是看大小就能决定结果的,虽然他的女儿很小,但是一定可以做很大的事。所以他叫我星尘。”

她停顿了一下,那一瞬间舱内寂静无声;她意识到每个人都在听她说话,这让琴稍微有些害羞,但还是继续说了下去。

“后来我们……我们搬到了拉穆。拉穆上条件很差,住得不舒服,但我从来没有怀念过科洛桑,也不把那当作我的故乡。在拉穆上看不到科洛桑,我就很感激那些隔在我和科洛桑之间的宇宙尘。我一直希望它们能永远挡住爸爸妈妈和我,让坏人找不到我们。”她说。

“当然,帝国还是找过来了……但是我逃脱了。”她的声音压低了点,“也许我只是一粒尘埃,帝国从没有真正把我放在眼里——我会让他们知道星尘是怎样挡住行星的光芒的。那也是爸爸的愿望。”

卡西安思考着她的话语,这段话让他发现这姑娘远比他所以为的更加了不起。他回想刚认识时的她,那么消极、失落,漫无方向,心中满溢着怒火,却找不到发泄的对象——

“你爸爸是个很好的人。”奇鲁打破了室内的安静,“原力必将与他同在。”

贝兹自顾自接过话头:“你爸爸这话倒是有意思,小姑娘。管自己的女儿叫星尘?”他短促地笑了一声,“自绝地消亡后,奇鲁和我在杰达待了很多年。你们都看到了,杰达是一颗荒漠行星,到处都是沙子和尘土。城市在沙土上建起来,人们在沙土上过日子,最后,也是这沙土吞噬了一切。你说说,水晶和沙子有什么区别?人又和这些有什么区别?最后不是都化成了尘埃?”

“杰达并非因沙尘而毁灭,贝兹,是因为原力的黑暗面。”奇鲁朝着搭档的方向扬声说,“人与尘埃自然也有区别。尘埃不能战胜黑暗面,而人可以;尘埃不能发光,而人们的希望可以。”

“我们确实是尘埃。尘埃一般卑贱。”普提怯生生地反驳道,“战争里的人命都是如此,打仗总是要死人的。但……没错,这么卑贱的我们,依然要努力追寻一个希望。”

卡西安听到这话,又忍不住看了琴一眼,却撞上琴也在看着他。他像是从那一眼对视中汲取到了某种力量;他对于他们的事业有过一瞬间的动摇,可琴已经原谅了他,原谅了他为实现事业而采用的手段。现在,一条道路铺在他面前,那是无数尘埃积叠起的道路,看起来无比稳固。

K-2SO的声音突然响起:“女士们,先生们,我想我必须纠正一个物理错误。灰尘的表面同样会反射光,尽管对你们来说太过细微以致于被忽略不计。所以,既然你们说到了‘行星的光芒’——即使行星本身不会发光——那么就也该一视同仁地承认灰尘的光芒。”

-

琴飞速浏览着一项项档案条目,因过于专注而感到眼球酸涩。一个熟悉的词猝不及防地出现了。

“‘星尘’……星尘!就是这个!”她叫道。

卡西安慢了半拍反应过来:“你父亲把设计图……”

“他用了我的名字!”琴笑着说。她的笑容很用力,笑得五官都皱了起来,最后变成了一张哭脸。

卡西安对着女孩的泪水不知所措,手忙脚乱地想要安慰她。琴抓住他伸过来的手,按在操作杆上:“快,不要管我,快拿到它!闪着光的,你看到了吗——那是灰尘的光!”

-

END

评论
热度(25)
  1. Welcome Mat DeployingEl!ot's Dark Shrine 转载了此文字
    我爆炸哭泣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 Welcome Mat Deploy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