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the father of TK guide us

R6S/ME/DA/Dark Souls/解谜游戏/FGO/霹雳布袋戏
114

climb, climb[K-2SO中心全员向 授翻]

暴风哭泣

El!ot's Dark Shrine:

大哭

SSD:

再一次爱上了K……

  
  

aallst:

  
   

作者:peradi tumblr: @peradii

   
   
   

链接:点我

   
   
   

分级:G

   
   
   

简介:K-2SO:拥有因自身存在引发的焦虑症和不烂之舌的机器人

   
   
   

配对:无主要配对,少量Baze/Chirrut提及

   
   
   



   
   
   


   
   
   

K-2SO说,“我活的比你久的可能性是百分之九十五。”

   
   
   

“天啊,”Cassian说,“谢谢你提醒我。”

   
   
   

K-2SO对人类俗语与语言习惯有着充分全面的了解:他清楚地知道讽刺是什么。

   
   
   

他是个小混蛋。他假装他不是。

   
   
   

“不用谢。”他说。

   
   
   

-

   
   
   

机器人会有记忆吗?性格呢?灵魂?

   
   
   

当他还是个遵从程序进行杀戮,统计数据使其他人的杀戮更有效率的机器人时K-2SO从没有担心过这种事情。

   
   
   

他是一把光荣的激光枪:一个工具,一个武器,仅此而己。

   
   
   

他记着这一切。他本不应该的。但是他新的程序并不完美(Cassian是个老练的工程师,但是还没那么老练)所以他还记着将CassianAndor锁定为目标叛军:毁灭和——好吧,机器人没有感情。但是如果他们有的话他将会因为曾经那么接近的恐惧而痛哭流涕。

   
   
   

那么接近。

   
   
   

(机器人应该感到愧疚吗?)

   
   
   

愚蠢的CassianAndor,连同他那那不缜密的思考和从统计学角度来说近乎荒谬的运气。他曾经活过。在K-2SO的正后方埋了一根螺栓,然后一切变得黑暗、模糊,K-2SO醒来,面对着一个更加……复杂的世界。

   
   
   

新的思维过程——不过他并没想那么叫它们。它们本应该是他程序中的漏洞,口语逻辑中的问题。他像海绵一样吸收着新的词汇,在根本没有下意识的情况下学习着。这不是思维,机器人不思考,帝国的机器人不思考——他记着这些,但是帝国的机器人也不应该有记忆。

   
   
   

当K-2SO第一次叫Cassian白痴,建议他还不如蒙着眼晴一路跳着踢踏舞去接近他的目标因为这样做的成功率比按照这叫做计划的恶心玩意行事还高上23%——

   
   
   

Cassian眨眨眼睛,盯着他。K-2SO并不太清楚为什么,但是他后退了一步。因为这在他新生的头脑中的陌生事物是恐惧,是否认,是一种新认知:如果他退役了,如果他被重新编程了,他将不再是他。

   
   
   

在他新生的头脑中他有了一个陌生又全新的想法,完全奇异但又深刻的真实:我是我。

   
   
   

我是我——不是个机器人,不是个武器,不是个工具——我是我,这个奇怪的人是我成为了我,如果他将我重新编程,我便不再是我了。

   
   
   

Cassian咧开嘴,挤出了一声奇怪的,生硬的咳嗽。

   
   
   

K-2SO还不清楚人类的笑声是什么。他害怕他的新(主人?船长?哪个词是对的?)人类要窒息了,所以他抓住他的脚踝,把他上下颠倒过来,狠狠地捶打着他的肩胛骨中间,好把不管是什么卡在他嗓子里的东西敲出来。

   
   
   

“就像他们给我的急救编程里一样,”K-2SO欢快的说到,把Cassian放到了地上。“你死完了吗?”

   
   
   

-

   
   
   

“你不相信我,”K-2SO撅嘴道¹,当时Cassian正第六次拒绝给他一把激光枪。

   
   
   

Cassian皱起眉头,“这很困扰你吗?”他说。

   
   
   

“当然!”

   
   
   

“为什么?”

   
   
   

“因为这很恼人。从统计学角度来讲——”

   
   
   

“你说你不喜欢这样是因为我不信任你。”

   
   
   

“好吧,”K-2SO说到,“是的。”

   
   
   

“嗯,”Cassian道,“其他机器人通常谈论他们的编程——”

   
   
   

“我不是,”K-2SO面带不满的说到,“其他机器人。”

   
   
   

-

   
   
   

R2-D2是个享受到处随心所欲的给人类创造天启的惹人厌的小东西。K-2SO赞赏他。

   
   
   

我们今天上午击落了十五架TIE战斗机!

   
   
   

“对于一个维修机器人来说你可真够嗜血的,”K-2SO说,在Cassian周围度过的那么长时间早已让他对这在战争中取胜的自豪感熟悉了。

   
   
   

我是我!不只是一个维修机器人!

   
   
   

“是——我想你也是。”

   
   
   

-

   
   
   

“机器人有灵魂吗?”

   
   
   

Cassian烂醉如泥。他趴在K的膝盖上——至少,能被(大概)称作为膝盖的东西上。

   
   
   

“别这么荒唐。那是个愚蠢的迷信。”

   
   
   

“你不相信原力吗?”

   
   
   

“我相信我所看到的。”

   
   
   

“比如说我?”

   
   
   

“不。比如说我。”

   
   
   

-

   
   
   

人类是一种奇怪的东西。

   
   
   

Baze的心率在Chirrut周围时会增加。他们是一对,这在明显不过了。但是显然恭喜他们度过了一个完美的交·配之夜并不合适。

   
   
   

Cassian听到了会口吃。

   
   
   

因此,K一有机会便向他们庆贺。

   
   
   

“人类的习俗多么奇怪啊。”他说。

   
   
   

Chirrut轻哼一声。

   
   
   

“你是一个非常奇异的生物。”他说。

   
   
   

如果K有嘴的话,他会微笑起来。

   
   
   

-

   
   
   

“你是你,”Chirrut说到。他拿起K的手,这个姿势在机器人世界中毫无意义:没有机器人渴望肢体接触,他们并不需要这个。

   
   
   

但是K理解这背后的含义。

   
   
   

他在Chirrut手指的周围扣上了他的手指终端。

   
   
   

“我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

   
   
   

“你有朋友。你有意见。你再也不会变回那个没有心智的奴隶了。我向你保证。”

   
   
   

“原力与每一个生物同在,不包括我。”

   
   
   

“你不能直立吗?行走呢?交谈?铭记?”

   
   
   

“从科学角度上来讲,这些都无法说明我活着——再说,记忆只是一个结构——”

   
   
   

“原力对你自有安排。”Chirrut轻柔地说。

   
   
   

-

   
   
   

确实。

   
   
   

原力,K这么想着,是个大屁眼子。

   
   
   

-

   
   
   

机器人没有感觉。机器人没有思想。机器人服从命令,仅此而已,K控制不住的嘴只是一个程序错误。

   
   
   

一切谎言和更多,由K-2SO像您呈现,一个因为自身存在患有焦虑症的神奇机器人!来吧,渺小易碎的人类们,来和他做朋友吧,以便当你最终无可避免的死亡时,还有他留下来祭奠你。

   
   
   

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K的电路闪着火花发出滋滋声。他的视线不再完整了;但是他能看到的还足以让他把舱门密封上。“快爬!”他喊道,惊慌恐惧着——不是为了他自己,而是为了勇敢的Jyn,美丽的Cassian,他们渺小人类躯壳中蕴藏的星火与勇气,也许足够融化这宇宙中有史以来最强大的武器。“快爬!快爬!”他吼着,又有什么东西烧毁了他的电路。机器人无法感受到疼痛。他们无法感受到疼痛——

   
   
   

我与原力同在——

   
   
   

原力与我同在——

   
   
   

我与原——

   
   
   

我与——

   
   
   

我——

   
   
   

-

   
   
   

他睁开他的眼睛。

   
   
   

他在这里,和Cassian,Jyn,Chirrut,Baze和Bodhi还有所有其他人打招呼。

   
   
   

他在这里。

   
   
   

“早和你说过。”Chirrut自鸣得意的说到。

   
   
   

K还是个小混蛋。

   
   
   

他对着他的后脑狠狠敲了一下。

   
   
   

 

   
   
   

¹原文是pout,我也不知道这个机器人怎么做到的

   
   
   

太可爱了这篇 原地爆炸

   
   
   


   
  
 
评论
热度(114)
  1. Welcome Mat DeployingEl!ot's Dark Shrine 转载了此文字
    暴风哭泣
© Welcome Mat Deploying | Powered by LOFTER